欢迎您来到中谷文化视觉网:www.zgwhsjw.com

牧之:叩问苍茫岁月
信息来源:牧之    作者:牧之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21-04-08 22:03

叩问苍茫岁月

       


1

 

一缕春光,和步履蹒跚的雪,在远方,和尘世的喧嚣与浮生和禅意缠绕。

我们在一棵老槐树上按住了历史的浮尘,一些孩子们正在走进春天,风雨的洗礼如决堤的风之夜,避开岁月折断的月光,专注树木的线条,渡一切苦厄。

一只鸟,与成佛为景。

无论怎样飞翔,黎明时分,灵魂都会在渴望中颤抖。

时光、草地、高山、峡谷、湖泊......以及远方群山的若隐若现,都在路的尽头顺河而下,陷入春天的深处,和我们的目光一起追逐那一场风起云涌的等待和思念。

2

 

岁月不会合拢春天。

我们的祈祷,借祖先的经历与闪电,洗涤我们的灵魂,在云与光中与露为食,掘开心灵的通道,从高处回到尘世,无论藕断丝连,无论悲欢离合。

在鸟的鸣叫里度过清晨。

春天里的那些大树和小树,都会在大风之夜拼尽一生,等依旧飞来的鸟。

一江春水依然向东流,生命的力度,闪现着潮涌、洪峰、火焰、雄鹰的飞翔……

风的断裂处,黄昏在牵挂归途。

3

 

月挂树梢。

我们幸存的善念,在春天,和复活的春水,醒在树枝上,和一张怀旧的照片,在故乡与母亲的泪水里,慰藉我们辗转反侧的乡愁。

落霞与孤鹜随流水远去。

我们被时光隔在一角,祖先的刀光与剑影在岁月里岿然不动,纸上人间的归途安静无声。

山高水长……

风,摇曳着春梦。

4

 

雨,轻叩着时光。

那些雪花,在故乡等着。

阳光普照的北风,正想着召唤春天所有的芳菲。

我们,在一杯穿肠的酒中,唱一出自己在异乡最孤独的戏。

而记忆,就像故乡的雪花,在山的那一边,等我们和乡音相拥而泣。

5

 

在时光的深处,岁月的故土,埋藏祖先死去的耳语。

而鸟,习惯站在我们梦的方向。

灯火阑珊处,春天的古老仪式,和怀旧的春联,在三杯两盏中与万物长在一起,默不作声,直到桃花、李花、梨花……与我们的心跳和草木的歌声循环季节轮回的寂静。

6

 

无论风雨,生命的河流,演绎着沧桑斑驳,和我们在春天的祈祷,无需沐浴更衣,只需素面故乡,尘世里所有的风雨兼程,都与祖先的灵魂在春风里张望。

直到那些童年丢失的旧事,在春风里流连。

直到故乡山丫口上,久久回荡着母亲呼唤我们的乳名。

7

 

叶落知秋。

尘世的人,或许,陷入低沉。

或许,穿越黑夜、陷入荒漠。

那些染着风霜的黎明,和天高云淡,和春天的一抹新绿,和我们陷入彷徨的沉思一起窥探尘世的渺小,连同微风的隐秘,收敛生命的脚步。

之后,与时光,听过往的鸟鸣和落定的尘埃。

8

 

一江春水,有云影和鸟鸣漫溢。

我们把门窗关上,月亮和风在赶往春天的路上,一只白鹤,亮翅飞入云朵之上,一些心事茫茫。

我们把目光落在樱桃树上,远方的蒹葭开始苍苍,在水一方的伊人把眺望交给夕阳。

那些藏起的红晕,又挂在我们的脸颊。

那只飞走的白鹤,已回到它的故乡。

9

 

鹰,还在苍穹飞翔。

涅槃的雪花走向远方,春天的祷告声里,落月和我们的回首有万物的各自悲怜,和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一起看成群结对的鸟鸣朝着旷野翻飞。

不请自来的风让我们的身体一再倾斜,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在时光中结着藤蔓。

而岁月的寂静里,小路一直在荒草里延伸。

是来路?是去路?

10

 

我们不停迷失。

在树与风之间的祈祷,有春的悸动捧出林丛溪涧的葳蕤。

久别故乡的旅人,如树影涌动,在长亭外古道边,读故乡怀旧的老照片。

看双鬓白发的母亲在雨中聆听雁阵的长鸣,在雪中捡拾折断的枯枝。

而此刻,我们在远去的河流里,看远方抑或他乡在记忆深处,如何抵达繁衍或者死去。

叩问苍茫岁月,我们在春天的祈祷,与天地的缄默,在故乡山坡,丛林,和溪水……见证秋水长天,乡愁悠悠。

听风尘的急蹄,看落月的无声。

 



牧之:本名韦光榜,布依族,贵州贞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人协会副主席。曾获第十四届中国人口文化奖,贵州第二届专业文艺奖等。著有《纸上人间》《风在拐弯处》《牧之诗歌选》等十余部文学专著。


           责任编辑:北斗

合作伙伴:

地址:贵州贵阳白云艳山红路 联系电话:13078596959 邮箱:411054476@qq.com 黔ICP备19011409号
贵阳云天黔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者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者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责任。

投稿咨询业务洽谈在线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