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中谷文化视觉网:www.zgwhsjw.com

马蒂斯诞辰150周年
信息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 编译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20-12-15 18:13

马蒂斯诞辰150周年:蓬皮杜呈现特展“如一本小说”
 

10月21日,法国巴黎蓬皮杜中心迎来展览“马蒂斯:如一本小说”,作为对这位伟大的艺术家诞辰150周年的纪念。展览聚集其创作的230余件不同媒介的作品,并以文字和图像的关系作为主要线索,在呈现其绘画作品的同时,让人看到文学给他带来的慰藉与灵感。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是野兽派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对现代艺术影响巨大。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

展览名称“马蒂斯:如一本小说”(Matisse, Like a Novel)来源于法国诗人路易·阿拉贡(Louis Aragon)的《亨利·马蒂斯,罗马》(Henri Matisse, Roman,1971)一书,这本所谓的“小说”实则更像是一部诗人与马蒂斯漫谈的回忆录。阿拉贡是与马蒂斯相识的文人之一,他的文字将出现在展览的开头和结尾,展览则根据时间顺序被分为九个章节。每个章节都将以一位曾致力于研究和理解马蒂斯作品的作家评语展开,从20世纪10年代的实验,到20年代回归具象,再到30年代以后运用剪贴,这些章节并分别追溯其50年艺术生涯的一个阶段。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法国著名画家、雕塑家、版画家,野兽派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代表作有《豪华、宁静、欢乐》《生活的欢乐》《开着的窗户》《戴帽的妇人》等。他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21岁时的一场意外,令马蒂斯的绘画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偶然的机缘成为他一生的转折点。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好像被召唤着,从此以后我不再主宰我的生活,而它主宰我。”

《有茄子的静物画》,1911

此次展览是对于马蒂斯诞辰150周年的纪念(他生于1869年12月31日),共展出230余件作品,是过去半世纪以来最大的马蒂斯展览之一,囊括油画、水彩剪贴画、素描、版画与雕塑。策展人维迪尔表示,展览试图展现“一位在创作上不断更新自己的艺术家”。展出作品包括《有茄子的静物画》(Still Life with Aubergines,1911)——根据维迪尔的说法,这是“马蒂斯绘画装饰力量的顶峰”,以及他为旺斯的玫瑰经教堂所作的彩色玻璃窗设计。

对于一位策展人来说,为亨利·马蒂斯这样备受尊敬的艺术家构思纪念展可谓巨大的挑战。策展人奥蕾莉·维迪尔(Aurélie Verdier)的方案是邀请观众来“重新解读”这位艺术家。展览将以“文本与图像的纠缠”作为中心线索,不仅聚焦于关于马蒂斯的著作,还将关注他本人的写作与出版。维迪尔表示,“在展览中,马蒂斯才是那个真正负责解释的人”。

马蒂斯所绘杂志封面,1951

在一个展示马蒂斯写作的陈列柜中,能够看到其《画家笔记》(Notes of a Painter,1908)的原始文献。同样展出的还有他年近80时做过插画的书籍和日记。此外,展览上还有马蒂斯为巴黎杂志《Verve》所创作的引人瞩目的封面,其中一张展现了乳白色的人形和印刷字体在苹果绿色的背景与带芒角的星星之间起舞;他的《爵士乐》(Jazz)一书则生动地讲述了他关于剧院和马戏团的想法,其中交织着剪贴画与手写文本。马蒂斯在20世纪30年代为作家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的诗歌集所作插画也将展出,他将文本融入了自己的构图当中。

1904年,马蒂斯以波德莱尔《遨游》(L’invitation au voyage)中的诗句为灵感,将他的一幅作品命名为《奢华,宁静与享受》(Luxe, calme et volupte,1904)。这幅华丽的画作开启了他从新印象主义迈向野兽派扁平的形式与高饱和色彩的旅程。作品很快就被保罗·西涅克(Paul Signac)买下,他将其称为“一首诗”。画家拉乌尔·杜菲(Raoul Dufy)评价道,“这是伟大的启示;我一下子就理解了这幅新画的技术。”蓬皮杜将《奢华,宁静与享受》与《有茄子的静物画》和《白色和粉红色的肖像》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前者被称为“交响乐室内画”,以紫色与蓝色的交织描绘出重重交叠的空间,后者则是一幅质朴而大胆的立体主义式绘画,描绘了马蒂斯的女儿。

到了20世纪30年代,马蒂斯面对创作危机,开始重新关注象征主义诗歌。蓬皮杜从尼斯借展重要作品《林中仙女》(La Verdure),作品发展自马蒂斯为马拉美的诗歌集所作素描。画中,农牧神正在朝仙女暗送秋波,后者看起来温顺而警觉。这位仙女是马蒂斯的缪斯莉迪亚·德莱克萨尔茨卡(Lydia Delectorskaya),马蒂斯曾说他像了解“字母表”一样了解她的身体,而这幅作品的构图则表达了他与绘画之间神秘的关系,有时候他占上风,有时候他被击溃。

1940年9月,在给自己的小儿子皮埃尔(Pierre)的一封信中,马蒂斯写道,“我正在等待闪电的降临,它的到来不可避免。”皮埃尔在美国做艺术品商人,当时他正试图说服父亲离开欧洲。“如果每个有价值的人都离开法国,法国还剩下什么?”马蒂斯回应道。彼时的他70岁,刚刚结束了一段婚姻,正从一场重病中恢复过来,而当时的法国已经被纳粹军占领。在接下来的三年中,他几乎没有寸步不离自己位于法国南部的工作室。

在这样的困境中,马蒂斯转向诗歌寻求慰藉。正是在这些年里,他对图像与文本进行了大量的混合与编排,并研习法国文学传统:从中世纪法国宫廷诗人奥尔良公爵(Charles d’Orléans),到文艺复兴时期的比埃尔·德·龙沙(Pierre de Ronsard),再到象征主义派诗人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诗歌与书籍的精美装饰将马蒂斯从创造力的枯竭与脆弱中拉了出来,并使他从绘画迈向了宏伟的剪纸作品。

展览在最后重新回到了马蒂斯与波德莱尔的联系上:在为他的《从前的生活》(La Vie Anterieure)创作插画后,马蒂斯完成了他最后的一幅剪纸“自画像”《国王的悲伤》,回忆他生命中的快乐时光。黄色的画板,明亮的界线,绿色的侍女,白色的舞者环绕黑色的剪影,马蒂斯化身成扫罗王(Saul),坐在扶手椅上,在一把竖琴中找到慰藉。绘画也反映出马蒂斯晚年的状态,他写道,“我不得不经常卧床……我为自己造了一座小花园,花园围绕着我,我能漫步其中……”

展览“马蒂斯:如一本小说”从2020年10月21日持续至2021年2月22日。

(本文编译自The Artnewspaper与FT网站相关报道)

 
 

合作伙伴:

地址:贵州贵阳白云艳山红路 联系电话:13078596959 邮箱:411054476@qq.com 黔ICP备19011409号
贵阳云天黔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者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者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责任。

投稿咨询业务洽谈在线举报